1. 首页
  2. 5G

起底华为手机的“马甲”品牌:不能说非常相似,只能说一模一样

本文由速途网(sootoo123)原创

作者 / 乔志斌

5月10日,是第六个“中国品牌日”。品牌作为凝聚于产品与产品系列的认知,为所有者带来溢价、产生增值的无形的资产。然而,偏偏有一家手机巨头企业,选择让自家的产品贴上别家的品牌。

而这个品牌正是——华为。

由于受美国制裁的原因,华为先是在2019年被谷歌宣布禁用GMS(谷歌移动服务),而在随后的2020年9月15日,华为更是遭遇芯片“断供”:几乎全球所有的芯片厂商都无法为华为提供芯片产品,而芯片代工厂商台积电、三星等同样也无法为华为代工生产。

虽然在系统软件方面,华为凭借着强大的研发能力,依靠鸿蒙OS以及HMS扭转了局面,但在芯片供应方面,由于产业链的封锁,华为只能看着海思麒麟芯片库存枯竭,不得已选择与高通合作,在新机型中采用骁龙处理器,而且仅能开通4G全网通功能,并不支持5G网络。

尽管如此,华为拿到的处理器还要相较于其他品牌要更晚拿到最新型号的处理器,例如华为最新型号的折叠屏手机Mate XS2,只搭载了2020年发布的骁龙888处理器。速途网从产业链内部获悉,华为想要拿到骁龙8Gen1处理器,大约需要等到下一代处理器骁龙8Gen2发布前后,且依然不支持5G通信。

虽然华为方面曾表示“4G+鸿蒙>5G”,但5G功能的缺失,仍然是华为手机的“阿喀琉斯之踵“。根据华为发布的2021年全年业绩显示,华为消费者业务2021年实现收入2434.31亿元,同比骤降49.6%,营收占比降至38.2%。因此,通过披上其他品牌的“马甲”,成为了华为“曲线”推出5G机型的路径。

流水的“品牌”,铁打的“智选”

这些将华为手机“贴牌”的品牌,对于华为而言都被称为“智选品牌”,虽然在品牌方面都宣称“自有品牌”,但是在产品方面,除了品牌Logo以及增加了对于5G通信支持的区别外,不能说非常相似,只能说一模一样,有一些甚至还是华为“鸿蒙”生态的成员,出厂便预搭载深度定制的鸿蒙OS。

而起底这些“智选品牌”的出处,均是与华为联系紧密的运营商、供应链以及渠道伙伴。

  • NZONE、U-MAGIC、麦芒:三大运营商合作产物

作为手机业务起家于三大运营商合作的华为,在品牌方面首先合作的也是运营商。

NZONE S7


在与中国移动的合作方面,2021年1月,中国移动推出了全新智能品牌NZONE,作为移动旗下“自有品牌”,但手机的设计、生产全部由华为代工,其推出的NZONE S7不仅在外观上与华为Nova8 SE如出一辙,就连核心配置也与后者完全一致,就很有华为手机的一些影子,不仅如此,手机软件系统UI也与华为系统几乎一样。

而同在2021年1月,中国联通推出了5G手机品牌U-MAGIC(优畅享)并推出了两款手机优畅享20和优畅享20 Plus,不仅名称上与华为的畅享仅一字之差,在手机配置方面,与华为畅享系列仅有机身配色不同。

在与中国电信方面,华为将此前双方联合打造的“麦芒”品牌,划归到了电信的旗下,并推出了麦芒10 SE。

综合华为与三家联合推出的机型来看,其规格多属于低端机型,且价格远高于同样参数的其他品牌机型。这类机型通常不会裸机销售,而是通过合约机的形式,以运营商的渠道发售。

  • 雷鸟:供应链也来分杯羹

除了与三大运营商合作外,供应链伙伴也希望与华为合作,切入手机市场。2021年8月26日,TCL旗下雷鸟科技推出旗下第一款智能手机雷鸟FF1,在外观和配置大量引入华为设计。

雷鸟FF1

然而颇耐人寻味的是,这款雷鸟FF1并没有在TCL和雷鸟自营店进行销售,而是选择了华为智选商城开售。TCL方面表示,通过华为的品牌影响力与销售渠道,正好弥补雷鸟在这两方面的短板。

  • 中邮Hi nova:与荣耀“藕断丝连”
Hi Nova 9Z

在雷鸟FF1刚刚上市不久,2021年9月,一个名为“Hi nova”的品牌浮出水面,其品牌持有者为中邮通信设备有限公司。截至目前,Hi nova品牌共发布Hi nova9、9Pro、9SE、9Z四款机型。其中,刚刚发布的Hi nova 9Z,从外观到配置与此前发布的雷鸟FF1如出一辙。这意味着无论是雷鸟手机,还是中邮通信,仅仅负责做手机的品牌,而在手机产品的设计、技术支持方面都是华为在背后提供技术支撑。

据速途网了解,中邮通信由中国邮电器材集团百分百持股,后者不仅作为国内最大的手机分销商之一,是华为nova系列的国代,也是被华为出售后的荣耀终端公司的第三大股东。

这也从一定程度上也证明了华为虽然出售了荣耀手机的业务,但三者之间的关系,也很难不让人猜测华为与荣耀仍然“藕断丝连”。

例如,华为发布的nova9,与荣耀推出的荣耀60系列,除了是否支持5G功能的区别外,在其他方面几乎没有区别。

  • 鼎桥:华为高管旗下公司

去年年底,一家名为鼎桥通信的公司在华为京东自营店上架了一款名为“鼎桥N8 Pro”的机型,外表与配置与华为nova8 Pro完全一致,支持LOGO位由“nova”换成了“TD Tech”。虽然这款机型上架不久便被下架处理,但鼎桥通信却被网友发现与华为有着重要的联系。

企查查显示,在鼎桥通信的管理层名单中,能够查找到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的信息,其在该公司担任董事。而鼎桥通信由一家名为TD Tech Holding Limited的香港公司100%控股鼎桥通信,而这家香港公司的股东名单则显示由华为和诺基亚香港共同持股。

而就在今天,鼎桥全新5G手机TD Tech M40正式开启预售。鼎桥官方表示自2011年起,鼎桥就已经开始自主研发行业定制终端,经过十余年持续深耕,形成了丰富且完善的终端产品序列,但实际上仍然是华为相关的产业。

可见,华为在遭遇制裁后,作为这些“智选品牌”背后真正的技术提供方,通过广撒网与合作伙伴联合打造品牌,以期摆脱制裁带来的不利影响。

华为虽然并没有在公开场合明确这些品牌的手机均来自于自家产品“贴牌”,但作为鸿蒙生态的伙伴,华为也曾在华为商城中的“智选手机”类目中,给予这些品牌展示的空间。而在线下运营商渠道,导购也在介绍中明示或暗示品牌与华为之间的关联。

不过,截至发稿,华为商城已经下线了“智选手机”类目,华为方面对此也并未发表回应。速途网猜测类目下线的原因,一方面可能因为与华为现有产品线高度雷同,形成“左右互搏”的反效果;另一方面,或是因为华为为了避免智选品牌遭遇制裁牵连,通过下线的方式进行“保护”。

智选品牌“曲线救场”,却仍留隐患

正如文章开头所言,品牌作为凝聚于产品与产品系列的认知。因此,华为为了保持自身在手机行业中的高端地位,依旧将作为旗舰系列的Mate和P系列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开放与“智选手机”品牌的合作,主要集中在中低端型号的手机。

在速途网看来,这是因为相较于旗舰手机用户对于品牌更加看重不同,影响消费者购买中低端手机的主要决策因素并非品牌,而是价格。中低端机型依靠自身相对较低的售价,更容易被市场所接受。同时,在运营商渠道,低端机型则能够为运营商预留更多价格操作的空间。

不过,华为将自身品牌放在“幕后”,还是为这些智选品牌的推广埋下了隐患。

一方面,对于消费者而言没有华为Logo,虽然多了5G功能,以及导购在宣传时竭尽所能介绍其与华为千丝万缕的联系,包括供应链、售后体系等等。然而,缺乏“华为”品牌背书,对于追求品牌的用户而言,也会对购买决策造成不利影响。

图片来源:黑猫投诉

在黑猫投诉网站上,速途网发现有消费者因为被华为手机店导购称NZONE品牌是“华为新系列” 后因信任华为品牌买下了一台NZONE S7 Pro手机,结果发现其品牌来自“移动”而非“华为”,而认为手机店虚假销售。

另一方面,对于合作伙伴而言,华为在合作中虽然以“赋能者”的身份参与其中,但相关配套服务并未完全跟进。例如Hi nova在售卖时宣称售后由华为提供,但实际情况却是只有少数华为服务店才有进行售后服务的授权,很多时候出了问题只能返厂进行维修。

不仅如此,由于华为并未明确指出与“智选品牌”的合作形式,即使中低端手机体验存在瑕疵,也只会影响智选品牌声誉,不会影响华为自身品牌。这种风险转移的方式,仅仅适合与华为关联深厚的企业。

可见,虽然通过智选品牌的“马甲”,让华为能够规避制裁,依然可以做5G手机的声音。然而,面对高度存量化的国内手机市场,中低端品牌本就不利于新品牌形象的树立,想要靠这些品牌在5G手机市场掀起波澜,仍然杯水车薪。

在此,我们只能希望华为早日在“卡脖子”的技术领域实现突破,摆脱制裁封锁,成功回到手机市场的第一阵营之中。